戏影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戏影文学 > 冰美人的直男校草疯魔了! > 第11章 第 11 章

第11章 第 1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帅在宿舍的床头,抓着床扶手练单杠引体向上,许鹏坐了一边玩鹅鸭杀手游,到他发言的时候说两句,不到他发言就回头看一眼站在他身边,正指导王帅做引体向上的靳简行。

而楚檀则坐在他的床下,背对着他们,整理着建筑图纸,时而画画图。

自从楚檀和靳简行分到一个宿舍,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他们宿舍已然形成了这样一种“相对和谐”的画面。

而这种相对和谐是对于王帅和许鹏来说,而靳简行和楚檀好像还在暗暗较着劲。

比如王帅已经做到第一百个引体向上了,整个人都快要累瘫了,而美其名曰指导他的靳简行却在望着楚檀的背影,不知道在思索什么,时而又疑惑不已的看看手机。

再比如许鹏虽然在玩鹅鸭杀手游,可他总觉得现实比游戏还刺激,看看他们靳哥的表情,好像他才是猜谁是鸭子(杀手)的那一个。

还有楚檀。

自从他和靳哥出去考察回来之后,他的话就变得特别的少,在宿舍不是拉上帘子上床,就是像现在背对着他们整理图纸。

当然啦,这也不能代表什么。

建筑学院一直都是很忙的,再加上楚檀做事一贯很细心,周围再吵他也不会被打扰,非常专注于自己的事情。

而靳简行也很专注,专注的想楚檀和他之间的事情!

从他们针锋相对的日常到那天问卷采光楚檀突然的靠近———

完全想不明白,所以苦寻无果的靳简行准备求助一下场外人士,还不能是一般的场外人士。

最好是一个情场高手、思维达人。

而巧了,他正好有这样一位人选。

和他小时候在一个大院长大,且就在邻校,此时正请假,在日本浪得情场高手阎家老二、同大数学系天才———阎子京。

【行:出来。】

【精满天下:来嘞,怎么啦靳老幺有事啊。小樽美女帅哥簇拥泡温泉图.JPG】靳简行在家排名老三,所以一个大院里的孩子经常这么称呼他。

看见被美女们簇拥的阎子京照片,靳简行无语凝噎。

问他,真的靠谱么?

奇了怪了,这样的浪子却是数学天才,那死板严谨的数学和他搭吗?

【行:...打听件事,我有一个朋友。】

“无中生友”靳简行:【他遇见了一个人,如果这个人对所有人都好,却唯独每每见了他就远离,是因为什么?】

没有过多的等待,阎子京就给他发来信息了,且非常的直言不讳。

【精满天下:还能是什么,讨厌你那个朋友呗!】

明明已经知道答案,但偏偏不信邪的靳简行:.....

【行:可是他也不是一直远离我那个朋友,时而还是会靠近一些的...】

思索了片刻,靳简行还是发出去了这句话,且抬头看了一眼背对着他们的楚檀。

纤细的身躯,笔直的腰线,似乎是为了整理图纸方便,袖口被挽了上去,戴着橡胶白手套的指尖在图纸上跳跃,包裹的纤细手腕更显得紧致。

并且还戴上了一副方框眼镜,黑色的镜框在耳边收紧,虽然没能看到正面,但是不用想,一定无比清冷,无比斯文。

如同科学家一般严谨的整理着自己的图纸,连帽笼在自己的脖颈处,虽然没戴上,但是和戴上的效果也没有什么差别了。

全程没有扭过一次头,没有转移一下注意力。

而如果楚檀是斯文,那靳简行就是“败类”了。

也不知道是败类什么了,从那天他和楚檀考察回来,楚斯文就是这个样子了。

一直躲着靳简行,哪怕跟他同上课同吃饭,他也是这样能不搭理他就不搭理他,连画他的自画像,都不给他画嘴!

比之前躲着他还要明显。

可是明明那天下午是楚檀主动的抓住了他的外套,将自己拽到了他的面前,和他四目相对的...

也是他,扶住了自己的肩膀,靠过来俯下身子,像只求爱的小猫突然亲人...

这时远时近、若即若离到底是因为什么呢,靳简行想不通,而阎子京则已经帮他想通了...

【精满天下:你是说,你朋友遇见的那个人,时而离你朋友很远,时而又离你朋友很近?】

【行:对!】

【精满天下:你朋友想不通这里面的缘由?】

【行:对对!】

【精满天下:我看这个朋友就是你吧?你在这给我无中生友呢是吧?】

没过脑子只觉得马上就要得到答案的靳简行直接:【对对对!...对个屁!少废话,你到底知不知道因为什么?你皮又痒了是吧?】

【精满天下:知道知道!】感觉阎子京隔着屏幕的笑声都要传过来了【这若即若离、很明显想要吸引你注意力的行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行:什么问题?】

【精满天下:她喜欢你!】

靳简行:....【滚!】

就知道问阎子京不靠谱,连楚檀喜欢他都出来了?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别说楚檀喜欢他了,不嫌弃他就不错了。

而且都是直男,哪来的喜欢一说?!

【行:他怎么可能喜欢我?!!你大脑被精.虫填满了吧,我给你往出倒倒?!】

已然什么都知道了的阎子京,靳简行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会撒谎,被他两句话就套出来了。

【精满天下:还说不是你,你说的那个远离你的人,不会就是楚檀吧?】

楚檀和靳简行的事在第一天除了在B大轰动了以外,在他们隔壁的A校同大也都知晓了,毕竟涉及的这两个人太出名了,想不知道都难。

【精满天下:倒倒倒!我这就从日本飞回去,你要不开飞机过来接我一下?】

【行:你还是烂在日本吧,我不认识你!】

【精满天下:别啊,我这就给你重新分析!关于楚檀我可得好好分析分析,我早就听说过他了,简直久仰他大名啊。等我啊,我把玄学也给你利用上,塔罗牌、占卜、算卦、大六壬...欸,对了,你知不知道他八字啊?我给你数学推演一下啊?】

靳简行:....

【行:我怎么可能知道他八字啊?你靠谱不靠谱啊?】

【精满天下:靠谱靠谱!不过....】阎子京顿了一下【你确定他是直男吗?】

【行:当....然!】

哪怕短暂犹豫了一秒,靳简行还是给了肯定回答,楚檀这样的怎么可能是gay?就连像,他都不像!!

靳简行把手机放到了裤兜里,虽然阎子京听上去看上去不靠谱,但是他也知道在他们这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再不靠谱也偏不到哪去,死马当活马医吧。

万一阎子京真的给他推演出来楚檀为什么只对他反常呢?

在这期间,王帅的引体向上已经做了一百五十个了,终于坚持不住的瘫在椅子上大喘气呢,许鹏一局鹅鸭杀结束,两人一个对视,准备去楼下去买杯咖啡。

等着也是等着,靳简行则打算洗澡。

王帅许鹏临走的时候问楚檀和靳简行要不要给他们带一杯,刚问完靳哥带美式,就准备去问楚檀。

结果拿上毛巾的靳简行直接抢答了:“摩卡,大杯,记得上面加奶油顶,热,全脂牛奶,再多带一袋糖。”

全程一气呵成,当事人和不当事人都沉默了。

然后他说完,就自然地进了浴室,独留王帅和许鹏诧异的看向了楚檀的背影。

楚檀还是背对着他们,似乎是感觉到了王帅和许鹏询问的目光。

听着浴室里稀稀拉拉的水声,那个纤细俏丽的背影似乎也很是自然的点了点头。

王帅、许鹏:“.....”

相视一眼,非常奇怪。

王帅往左看:“我怎么觉得有点怪?莫名的爹系男友是怎么回事?这么自然这么体贴的吗?连喝什么咖啡都一清二楚?”

许鹏往右看:“我也不知道啊,反正靳哥都跟着楚哥半个多月了,除了没睡在一起什么都在一起,知道也不奇怪吧。”

嗯!也对!两人达成了一致,欢欢喜喜的去买咖啡了。

热闹的宿舍随着关门的声音重归寂静,只有浴室里稀稀拉拉的水声,以及楚檀和靳简行两个人....

而随着关门声,一直坐在椅子上整理着图纸的楚檀单手摘下了眼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心跳难以控制,唇上的欲望更加强烈。

楚檀对视线的感知天生就很强,所以靳简行刚才看向他,又看了他多长时间,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且也一清二楚的知道,自己在采光调查那天,失控到了什么程度。

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他就要不管不顾的亲了上去!

柔软触碰,口唇相.交,一响贪欢。

亲一个直男,又是一级校痞靳简行,是什么样的行为,后果又是什么,不用想,楚檀也知道。

现在他躲着靳简行,大不了只是让靳简行觉得好奇生气,但是时间长了,自然也就会远离他了,毕竟谁也不愿意“热脸贴个冷屁股”。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等靳简行不跟着他了,他就可以去找老师换个宿舍,现在靳简行天天跟着他,当着他的面去找老师,有点不太合适,毕竟他们还没有弄到那个程度。

楚檀主观上一点也不愿意让他人不舒服的,哪怕是他的口欲对象靳简行...

而正在这时,宿舍门或许是没有关紧的缘故被风吹开了,重新戴好眼镜楚檀起身把门关上,正准备继续整理他的图纸。

浴室里却忽然传来了靳简行蛊惑磁性的嗓音...

“王帅许鹏回来了是吧?我忘拿内裤了,你们谁帮我拿下内裤?”

作者有话要说:楚檀:没听见,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