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影文学

繁体版 简体版
戏影文学 > 冰美人的直男校草疯魔了! > 第10章 第 10 章

第10章 第 1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靳简行察觉到楚檀不太对劲的时候,已经过了有一会儿了。

先是坐着画画的楚檀望向他的眼眸渐渐地湿漉了起来,红润润的似是桃色晕染,然后是睫羽颤动的频率,挺翘微红的鼻尖...

最后是不知为何咬舐上唇瓣的贝齿,以及已然被磨砺到鲜红红肿的唇上结痂...

呼吸越来越快速,搅动着周围的气息也越来越快...

这是怎么了,是不舒服了么?明明刚才还好好地啊?

察觉到不对的靳简行,腾得一下就站了起来:“怎么了?”

毫不迟疑的,边说就边往过走。

健硕的身影在地上拓下无边的剪影,宽阔的肩膀将本就不多的微光尽数挡在了身后,随着他骤然起身的动作,彩色的外套被彻底撑了起来。

薄棉之下能看到线条完美、饱满有力的胸肌,似乎是起身的时候有些急切,偶尔还能窥见脖颈上的青筋。

眼前的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那勾起楚檀口欲症的唇也越来来越近……

等到靳简行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楚檀已然强撑着扶着画板转过了身,唇上无比的痒,像是在用羽毛轻轻地描绘着。

一遍又一遍...

其实在靳简行站起来的时候,就知道楚檀一定又会回避他,还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的那种。

所以他已经做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可是等真正走到楚檀身边,见其毫不犹豫的转身背对自己,甚至为了躲避他还将他的画板一并扒拉开,背对着他的时候。

靳简行还是没绷住。

....得。

这已经厌恶他,厌恶到连他的东西都不愿意让自己看的地步了?

可是那幅画好像画得是靳简行自己啊?画家不给模特看画,这合理吗?

见状,靳简行双手插兜,毫不客气的俯下身,直视着楚檀那遮挡的严严实实的鸭舌帽以及那背对着他的纤细后背。

“建筑系高材生,你没事吧?”

“没事....”略微有些发颤的嗓音从底下传来。

“没事?我怎么觉得你有事。”靳简行不要楚檀觉得,他要他觉得。楚檀说他没事,那就是没事了?看刚才楚檀的那个样子,怎么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你转过来,我看看。”

“转不转,不转我来硬的了啊。”

“....”

靳简行从来都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他说要跟定楚檀就是会跟定他,他说会来硬的把楚檀给转过来,那么大概率他就真的会来硬的。

而这,楚檀也知道...

等了一会儿,楚檀还是保持着背对着他的样子,靳简行也是彻底服气了。

行!

既然楚檀不相信,那就试试看。

可是靳简行刚伸出手准备用强,就突然感觉自己的外套下摆被什么东西给牢牢的抓住了,就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彩外套上的褶皱都在那强迫的力道之下给生生揪平了。

他诧异的低头一看。

看见的正是楚檀低垂的黑色鸭舌帽,以及若隐若现隐藏在连帽衫下的白皙脖颈。

还没来得及“用强”,就已然被楚檀先一步“用强”的靳简行:“.....”这到底是谁强迫谁?

只见不知何时,楚檀已然转过了身,面朝着他,就在他的身下,堪堪到他大腿的地方,伸出了那双白皙纤细的手,抓住了他的外套下摆。

“!”

靳简行有些愣怔,而下一刻,让他更愣怔的事情就发生了———!

楚檀不仅转过了身,抓住了他的外套下摆,还似乎是用了很大的力气般的拽着他,像是已然无法忍耐,像是非常迫不及待...

紧接着,就直接将他猛得往下一拽,直接就将靳简行给拽蹲下了!

好在靳简行的后座力强悍,底盘深厚,即使被毫无准备的大力拉拽,也是稳稳的降落,双脚分开,屈膝向侧,跨坐式的蹲在了楚檀的面前。

两个人一个坐在画椅上,一个蹲在画椅前,面对着面,脸对着脸,背包被扔了一边,画笔洒落了一地...

光影交错,明暗交织。

影影绰绰之间,没有任何准备的,靳简行直接就撞进了楚檀的眼眸!

那双清澈的桃花眸近在咫尺,水波荡漾泛起红艳的涟漪,挺翘的鼻尖略红,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

湿漉漉、水润润的模样,就像是一朵冰鲜的水仙花在凝望着他的眼眸,很润很美,娇艳欲滴,却破碎感十足,色.欲满满,平白的就想让人把他....弄坏....

“楚檀...?”

略微有些回神,靳简行轻唤了一下楚檀的名字,不知怎滴,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居然有些...沙哑?

而楚檀的气音也在此时,同时发出,甜馨略冷的气息搅动着周围的空气都染上了一抹挥之不去的旖旎。

“别动...!”

轻柔的两个字,像是在呼唤,又像是在求救..却又不乏带着些许的命令。

像是饿了好久,好不容易见到一块嫩肉一般的反应。

主动又强硬。

甚至在靳简行蹲下的时候,就已然松开了靳简行的衣角,一把就抓住了靳简行近在咫尺的肩膀,直到指尖都泛了粉!

直到彻彻底底的将靳简行固定在了自己的面前....

见此情形,靳简行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的钉在了地上。

不但大脑彻底宕机无法思考,还在楚檀扶着他肩膀,靠近他的时候,靳简行居然还下意识的扶住了楚檀的胳膊...

揽住了他的腰.....

眼看着楚檀把持着自己肩膀,将他们的身体拉的越来越近,呼吸都快要交緾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忽然一道惊呼从旁传来。

“啊~~~~~画得真好啊,是你们画得吗,小朋友们?”

这一声苍老的赞美从后面传来,唤醒了已然迷失在唇欲中的楚檀。

下一刻,他一把就将靳简行推了出去。

本就在宕机状态的靳简行在这股大力之下,又是一个不稳,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全程都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挥之即来招之既去的靳简行:“.....”凌乱不已。

而面前的楚檀却已然快速的调整好了自己的状况,连帽衫一尘不染,鸭舌帽稳稳当当,表情管理非常到位,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回过了头,和身后的老奶奶攀谈到了一起。

从突然的亲密接触到现在无情的翻脸...变脸的速度简直快要能登上吉尼斯纪录....甚至现在已然看都不再看靳简行一眼了....

靳简行再次:“....”凌乱不已。

笑了,气笑了,真真是气笑了!

“孩子,这是你画的啊?没想到啊,居然还有画家愿意来这种地方采风。”老奶奶拿着楚檀的画评鉴,视线都在那副画上,直到看了半天才扭过头来。

楚檀笑笑,客气的说道:“奶奶,我不是画家,我只是爱好而已。”

“不是画家啊?不是画家就更厉害了,爱好都能画成这样,你看看这几间破房子被你画得栩栩如生的,还有左下角这个后生不耐烦躁的表情....”

说到这里,老奶奶抬头看向了对面的“后生”靳简行。

此时,靳简行早已站了起来,正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尘土,全程表情非常冷硬,甚至可以用横眉冷对千夫指来形容了。

啪啪啪的拍得特别响,虽然边拍边把楚檀凌乱了一地的画笔捡了起来。

但是看上去就是气得不行。

也不知道是在气什么,是气这个老奶奶破坏了刚才和楚檀对视的旖旎气氛?还是气楚檀一把就把他推开的决绝模样?

听到老奶奶说到自己,靳简行抿着嘴唇,也朝其点了点头。

没办法,教养礼貌在那里,就是此时此刻他气得快要爆炸,火山马上就要喷发,有其他人在场,他还得客客气气礼礼貌貌的。

都要憋坏了都。

“嗯...像!”见到这样的靳简行,老奶奶就觉得更像了,“把他的下半张脸堵住,完全就和他现在的神情一模一样啊,神了神了,画得真好!”

靳简行:“....”把他的下半张脸堵住?为什么要堵住他的下半张脸.....?

靳简行奇怪不已,就准备上去看看,而老奶奶已然问起了他们来这的缘由,尤其是在听了楚檀大体一说之后,点了点头。

“没问题!包在我这个老婆子身上,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我的话大家一定都是听得,不就是问卷调查么,保证给你完成了。”

“谢谢奶奶。”楚檀微笑着道谢。

“可是孩子我不明白啊,你为什么非要来这里问卷调查啊?”老奶奶的一句话,让准备去看画的靳简行也停下了脚步。

因为这个问题也是他一直想问的。

小巷里有几辆摩托车按着喇叭经过,摆了一天摊的小贩结束出摊,正巧推着摊位回来,孩童们也到了放学的时间。

刚才还孤寂暗沉的城中村渐渐的热闹了起来,在这人间烟火气中,原本没有阳光的地方也渐渐的被回来的人群与他们欢笑的气氛所烘托,仿佛镀上了一层明亮的曙光...

楚檀环视过一周,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郁。

他回过头,朝着老奶奶灿烂一笑:“因为我是一名建筑师,我想给人世间每一处充斥着人间烟火气的地方带来光亮。”

“无论是占尽地利人和的高楼大厦,还是眼前无人问津的城中村,无论贫穷还是富有,都能住上充满光明的房子。”

“让每一位天真灿烂的小孩都能在明亮温馨的房子里长大成人!”

楚檀短短的几句话,却无比的振聋发聩,也让靳简行有些错愕,那一刻,他仿佛在这个无情冷然的冰美人身上看到了堪比晚霞般灿烂的虹光...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后来,楚檀又跟着老奶奶将这一片的城中村逛了一个遍,将其周围的光线布景都拍了下来,尤其是走访了好多邻里,了解了他们的需求和希冀,以至采光的问卷调查情况被写得满满的,甚至还附加了纸张,靳简行一只手都握不过来了。

没想到楚檀真的把这件事办成了,还真的是采用了愿者上钩的方式。

坐在回去的公交车上,靳简行想起了一件事。

他挪到了楚檀的旁边,朝着他的背包伸出了手。

戴着耳机,又是一路沉默,原本离得靳简行两个座位远的楚檀,看了一眼靳简行递到眼前的爪子。

“?”

“让我看看你的画。”

楚檀有些犹豫,也不知道是在犹豫什么:“你确定?”

“嗯。”靳简行点头。

“那好吧,就是....”

“就是什么?”靳简行非常不解,画的不是他么?为什么楚檀要这么犹豫。

“就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靳简行:“?”

什么准备,难道是楚檀把他画得太丑了?

楚檀画风景确实可以,但是人物靳简行还没见过,或许真的不擅长呢。

“没事,我不会怪你的。”

确实,这有什么可怪的,比起这副没画好的画,楚檀跟自己解释一下下午发生的事才更重要,可是看楚檀一脸疲惫的样子,所以靳简行准备找机会再问。

既然靳简行都这么说了,楚檀也只好点了点头。

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来了画板,将自己下午的那副画递给了靳简行。

周围的房屋画得非常的逼真,一座座平房挨着平房,高低错落,布局严谨,而在被拉长的平房视野的左下角,则站立着一个帅气的人影。

修长的双腿、宽阔的肩膀,酷帅的背头、深邃的眼眸....

衣着规整、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真真是哪哪都好。

可惜,就是没有嘴........

作者有话要说:楚檀:我压根就没有给他画嘴。

靳简行:...每天都在气死和快被气死的边缘徘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